相关文章

合肥一些驾校出借资质给私人挂靠增加执法难度

  法制网记者李光明 实习生范天娇

  “要是真想挂靠,你抽个时间,我带你去总校那边找领导谈一下都行。”《法制日报》记者近日在对安徽省合肥市驾校市场挂靠现象暗访调查中,一位教练如是说道。

  随着我国汽车拥有量的逐年攀升,已超过1.72亿人拥有汽车驾照,折射出驾校市场的空前繁荣。为了节省成本、抢占市场份额,许多驾校私下招揽挂靠车辆充当教练车,而挂靠车辆则利用驾校当“靠山”换取牌照,使得身份“合法化”,两者一拍即合。但由此孳生的交通事故、侵权事件、驾校与私人车主扯皮推诿事件却时有发生,搅混了驾培市场的监管秩序。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根据市民举报线索,对合肥驾校违规挂靠市场进行了调查。

  按班分级收取管理费

  “驾校行业明令禁止不准挂靠,但金盾驾校六大分校仍有公开挂靠现象。”记者近期收到一份实名举报材料。

  所谓教练车挂靠驾校,指的是私人购买教练车挂在驾校名义之下进行招生教学。车主和驾校私下签订合同,交纳一定管理费用给驾校,驾校再给私人车主提供考试名额,挂着驾校的头衔,进行独立运营。

  根据举报反映,金盾驾校六组分校共有100多辆教练车,个体挂靠经营户有50多人。分校分点每招收一名学员,需要上缴驾校800~1000元的“管理费”。举报人还给记者出示了收费清单,称分校分点每招收一名学员,普通班计划内交900元/人,VIP班交1000元/人,计划外的交1100元/人。

  “不仅如此,要是学员考试没过还要倒扣钱。”举报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每个教练车一个月只能分到4~6个名额,一项不合格就在下月扣一个名额,桩考一次合格得95元,二次合格不得,超过两次倒扣95元一个人。选项和大路考试也是如此,只是费用不同。

  “为了训练和停车方便,若是分校停一部车在属于总校的训练所,每月还要上交200元。现在停放的有五组,每年就有4万元收入。”举报人说,违规挂靠让驾校一本万利。

  记者调查

  分校很多教练车挂靠

  据了解,金盾驾校是合肥市最早开展驾驶员培训的专业学校之一,拥有教练车约400多辆。2001年被授予“中国质量万里行定点示范单位”及合肥市驾驶员培训行业“文明单位”称号。曾经的文明驾校是否存在举报人所说的情况,记者根据举报材料随即进行走访调查。

  记者来到位于东二环当涂路的金盾驾校教学点,炎热的气候丝毫不减训练场地的人气。这个教学点主要是倒桩教学,记者自称想要挂靠驾校,一名教练先是称不清楚,随后又让记者去找总校的教练,还问到记者所称教练车的具体来历,称“若是黄牌(驾校教练车牌照),别的驾校不会同意转出,因为这样就赚不到管理费,再说车子既然挂靠了,也不会亏本的。”当记者问道如何联系总校教练时,这名教练改口称不知道什么徐教练,随后就闭口不言了。

  记者随后又以车主身份联系了位于包河区的金盾驾校吴姓教练。吴教练知道记者来意后表示,挂靠教练车要交管理费给驾校,驾校给分配学员,自己也可以私下招收,但这要和总校教练谈。这位教练称“分校教练挂靠的很多,自己朋友也在挂靠。”

  “现在有挂靠车,这个具体你要找谈校长商量。”高新区金盾驾校的陈姓教练告诉记者,挂靠一般是在分校,总校没有。要是记者真想挂靠,可以陪同一起去总校找领导谈。同样的情况在许多离职教练那里也得到证实。

  但与教练态度不同的是,总校管理者对挂靠一事讳莫如深。当记者致电谈校长时,其表示金盾没有挂靠,让记者联系别的驾校,就匆匆挂了电话。

  记者来到金盾驾校总部,亮明身份和意图后,办公室主任表示驾校不存在挂靠,车辆都是驾校自己购买的。还给记者出示了驾校汇编资料,上面有登记在驾校名下的车辆证明。但记者发现,该主任正在统计分校停车费用,每人每月200元。当记者问及为何驾校自己的车还要收停车费时,该主任表示驾校也要交给其他人看护费用。

  法制日报记者对其他驾校进行调查发现,或多或少都存在违规挂靠现象。

  部门检查

  挂靠隐蔽性阻碍监管

  在暗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许多教练对于私人车主挂靠驾校的现象已经习以为常,并不担心挂靠被查,还有教练甚至为记者推荐挂靠条件宽松的驾校。

  一位知情人透露,合肥许多驾校现在只收具备合格证书的新车,教练也要车主自己聘用。驾校允许挂靠后会和车主签订合同,将车在运管所入户在自己名下,车子就是驾校的。即使车主不干了,车辆也不允许收回,只能低价卖给驾校。一环一环的“障眼法”,给相关部门检查造成一定困难。

  这种隐蔽性降低了私人车主入户驾校的门槛,造成培训管理约束的缺失,从而引发各种多种问题,而“受伤”的总是学员。如某驾校挂靠教练自称交钱就能办理驾驶证,诓骗学员钱财;还有驾校挂靠教练因违规被停班,分配考试名额取消,致使数十学员无法参加考试……。

  “驾校只看到挂靠的眼前利益,忽视了驾校的根本利益,也违背了办学宗旨。”安徽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管理科系主任程世平说,驾校责任意识的缺失,造成管理不规范,从而损害了学员的利益。有些私人培训不能达到规定学时,可能还会培养出“马路杀手”,对社会安全埋下隐患。

  “虽然检查难度较大,但为维护学员利益、减少安全隐患,安徽省始终将挂靠检查作为市场常态监管的一部分,并采取专项行动加大打击力度。总体来说,挂靠现象还是比较少的。”安徽省运输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合肥市运管处近日就对该市挂靠驾校进行了深入调查。

  记者随即联系了合肥市运输管理处,驾培科副科长吴平告诉记者,该部门根据群众举报对金盾驾校进行调查,核查了车辆行驶证、教练员准驾证及聘用合同、教练车在车管所的注册登记、学员培训记录以及驾校对教练员的支付情况等多个方面,耗时10天,发现53台挂靠车辆,目前已经清理了30台。这也证实了记者日前的暗访事实。

  法制约束

  挂靠违法行政许可法

  “驾校与车主之间签订的挂靠合同也是无效的。”安徽律师汪培文补充道,驾校将组织培训的责任私自委托给个人履行,所签订的合同违反法律规定。若是学员权益受到侵害,驾校不能推卸责任给车主,而要对学员利益损害承担法律后果,私人也要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我国交通部《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规定》要求,教练车必须以驾校的名义注册,同时驾驶员培训机构不得允许社会车辆以其名义开展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经营活动。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不仅国家相关部门明令禁止挂靠行为,安徽省运管局今年也在《关于开展全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市场整顿工作的通知》中要求取缔教学车辆教练员挂靠行为。合肥市运输管理处还曾在2010年专门印发《关于禁止教练车辆挂靠经营的通知》,规定对接纳社会车辆挂靠从事教学活动的驾校实施停业整顿三个月的处罚,并在当年对合肥市驾校社会车辆挂靠进行全面清理、处置。

  “挂靠不仅违反部门规定,还是一种违反行政许可法的行为。从严格意义上说,车主属于非法经营。”安徽省律师协会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范国平认为,驾驶员培训机构要获得相关部门的行政许可,才能实施组织培训。而私人车主利用驾校招揽学员,实际上是借用驾校资质,突破行政许可要求,从而车主和驾校都违反了行政许可法。

  范国平还指出,根据行政许可法相关规定,驾校作为被许可人,有涂改、倒卖、出租、出借行政许可证件,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行政许可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罚;车主作为公民,未经行政许可,擅自从事依法应当取得行政许可的活动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